曾經充滿噱頭的“雙屏”設計因何走向窮途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四虎影库久免费视频_777亚洲人成视频免费视频_青青草原在线观看视频vip

  四角尖尖草縛腰,浪蕩鍋中走一遭。這裡是工資早已花光身無分文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下面一起讓我們去吃瓜圍觀吧。

  在智能手機領域,有一項古老的設計正在逐漸被人“遺忘”,而這項設計的發起者之一Yota Devices公司如今也早已宣佈破產,它便是“雙屏”。

  不同於行業內循序漸進的常規硬件升級,以Yota Phone為首的雙面屏手機似乎一出現便希望彎道超車,成為智能手機領域的攪局者和改寫者。

  然而事與願違,由於應用場景缺失、賣點過於單一、軟硬件體驗不佳、設計感缺乏、以及價格昂貴等諸多因素,Yota Phone系列產品在經歷瞭“國禮”級的巔峰時刻之後,便逐漸淡出大眾視野,這款曾經企圖改變行業的產品也終究成為瞭智能手機發展歷史上的一位過客。

  如今,已經無法掀起大浪的雙屏手機正在以另一種全新的方式(折疊屏)重新邁入大眾視野。同時,在筆記本電腦和智能電視領域,雙屏設計也正在引領新一輪的設計風潮,雙屏似乎欲借著當下“黑科技”產品的東風卷土重來,海信8K Pro雙屏電視、華碩ROG Zephyrus Duo 15雙屏遊戲本電腦等產品的相繼發佈在一定程度上展現瞭當下品牌廠商對於雙屏設計的理解。

  品牌廠商既希望通過雙屏產品來探索新一輪的市場需求和消費升級,又可以借此來展現其背後強悍的研發實力,可謂一舉兩得。然而從消費者角度來看,雙屏產品巨大的價格上浮能否換來“對等”的體驗升級,或許才是其能否得以普及的關鍵。而目前來看,這一切尚不明朗。

  從功能機到智能機,雙屏手機失敗收場

  事實上,雙屏手機的雛形由來已久,早在以諾基亞為王的功能機時代便已比比皆是。

  2001年,三星推出全球首款翻蓋式雙屏手機SGH-A288,在那個功能機剛剛起步的2G時代,雙面屏的出現讓原本略顯單調乏味的手機設計變得有趣起來,而隨著雙屏手機受到市場的逐步認可,雙屏正式成為功能機的主流設計方向。

  彼時,雙屏手機主要包含兩種設計方式,一種是以三星SGH-A288和摩托羅拉經典機型RAZR V3為主的翻蓋設計,其外屏(副屏)的主要功能是用以顯示時間、短信等內容,這與目前采用豎向折疊設計的折疊屏手機(如三星Galaxy Z Flip)的外屏功能如出一轍。

摩托羅拉RAZR V3

  而另一種則是以諾基亞9300i為代表的側翻蓋設計,合上是一款小巧的功能機,而打開之後則會形成猶如一款小型筆記本電腦般的大屏手機,其內外屏的設計理念有些類似三星第一代折疊屏手機Galaxy Fold。

  有人說當下智能手機攝影系統的設計很多都是諾基亞玩剩下的,但如果你仔細對比現今折疊屏手機與曾經翻蓋手機的設計模式,你會驚奇的發現其實這些在諾基亞時代也已存在。

諾基亞9300i

  在那個以實體鍵作為主交互方式、以翻蓋手機引領流行風潮的年代,雙屏設計變得理所當然,而外屏的存在也為用戶日常使用提供瞭便利條件,無論是看時間,還是短信提示。

  然而,隨著觸控屏智能手機的興起,直板手機取代翻蓋手機成為瞭主流的設計模式,雙屏也隨之“消失”,唯一保留下來的或許也隻有三星W系列。

  2012年底,YotaPhone率先推出瞭正面為LCD屏幕、背面為電子墨水屏的原型機,智能手機時代的雙面屏手機由此誕生,盡管目前的Yota Devices已經破產,但是這種設計卻被各個廠商沿用下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國產傢電品牌——海信,海信雙屏手機產品至今仍在銷售。

Yota Phone 3

  然而無論Yota Devices或者後進品牌有多努力,雙屏手機始終無法成為主流。

  一方面,對於絕大多數消費者而言,常規手機屏幕已經足以滿足其日常閱讀需求,雙屏便顯得毫無用處;另一方面,對於真正的電子書愛好者,雙屏手機所搭載的電子水墨屏閱讀體驗是遠遠不如亞馬遜Kindle等主流電子閱讀器的,他們寧願購買一款普通手機和一部Kindle,也不願意購買一款“四不像”的雙屏手機。此外,缺乏設計感也是原因之一。

  當然,除瞭這種正反兩塊屏幕的設計模式,在智能手機興起初期,很多品牌針對雙屏設計都給出瞭自己的答案,但無論是富士通的可旋轉內合雙屏手機,還是索尼Xperia Tablet P雙屏平板,都終究上不瞭臺面。

索尼Xperia Tablet P雙屏平板

  究其原因,主要包含兩方面。首先便是應用場景的缺失,雙屏手機的應用場景是非常有限的,無法從根本上效仿PC產品的雙屏應用場景。

  其次則是應用生態的匱乏,軟件廠商不願花費巨額研發成本為尚未形成氣候的雙屏手機單獨適配軟件,這對於雙屏手機的打擊是致命的,這便形成瞭應用生態與場景間的“惡性循環”。

  不過,隨著手遊熱度的不斷升高,雙屏手機似乎找到瞭新的應用場景,然而從目前市場反饋來看,讓遊戲用戶選擇購買價格昂貴的雙屏手機的可能性亦是極低的,他們更願意使用傳統單屏手機或者任天堂的Switch。

任天堂經典遊戲《超級馬裡奧:奧德賽》

  如今,能讓雙屏手機看到一絲希望的或許也隻有折疊屏手機,這種集成現代科技的全新品類令雙屏設計得以延續,然而未來如何,亦是未知。

  筆記本與電視,雙屏產品的後繼者

  相比於雙屏手機,雙屏筆記本電腦和雙屏智能電視似乎已經在雙屏設計上初嘗瞭甜頭。

  目前,筆記本市場主要包含兩種雙屏設計,一種是華碩、惠普等傳統PC廠商制造的雙屏高性能筆記本,另一種則是以微軟Surface Neo(暫未發售)、聯想YOGA BOOK 2為代表的輕薄筆記本。

微軟Surface Neo

  前者這類產品主要定位於高性能遊戲本,或者遊戲筆記本,其最大的特色便是將一塊長條觸控副屏放置於鍵盤上方,以帶來雙屏辦公等全新體驗,令移動辦公也能如桌面辦公一般享受雙屏帶來的高效率。

  以華碩ROG剛剛發佈的Zephyrus Duo 15雙屏遊戲筆記本為例,該機搭載瞭一塊最高分辨率為4K(60Hz刷新率)或者最高屏幕刷新率為300Hz(1080P分辨率)的主屏幕,以及一塊14.3英寸3840 x 1100分辨率60Hz刷新率的長條觸控屏幕,後者位於鍵盤上方,並能夠以13°的偏轉角微微抬起,令這塊屏幕能夠和主屏幕同時出現在用戶視野。

華碩Zephyrus Duo 15

  此前,我曾經體驗過華碩的上一代雙屏產品Zenbook Pro Duo。簡單來說,這種雙屏筆記本最大的優勢便是將傳統臺式主機的雙屏辦公集成在瞭筆記本電腦上,當習慣之後,第二塊觸控屏幕會令Premiere等辦公軟件更加易用好用。此外,這塊屏幕還具有主屏幕的畫面延伸、復制頂部屏幕等功能。

  輕薄筆記本方面,這類產品大多將原本的鍵盤位改為第二塊屏幕,以實現手寫板等更多功能,比如聯想YOGA BOOK 2的第二塊屏幕則是一塊10.8英寸1080P分辨率的電子水墨屏,主要包含虛擬鍵盤、手繪板、智能筆記、閱讀、和同屏顯示等五大功能。

聯想YOGA BOOK 2將第二塊屏幕作為手繪板使用

  關於這類產品雙屏的便利,微軟副總裁佈蘭德·安德森也曾在社交媒體上稱贊瞭其尚未發佈的Surface Duo的多任務處理功能,“左邊的屏幕可以讓他來進行辦公處理事項,右邊的屏幕可以讓他來給孩子提供娛樂的體驗。”

  雙屏電視則主要以海信近期剛剛發佈的8K Pro雙屏電視85U9E、和TCL雙屏QLED電視C10為主,相比後者下方的小屏幕,前者的28寸長條副屏幕要更大一些,更便於用戶日常使用。

海信8K Pro雙屏電視85U9E

  不過雙屏電視的副屏功能卻是基本一致的,能夠實現語音控制、購物外賣、實時搜索、新聞推送等功能,並可以如同智能音箱般成為智能傢居控制中樞。

  相比傳統的單屏電視,雙屏電視的智能傢居控制會變得更加便捷好用,眾多智能傢居產品均集中在這塊副屏上,令語音控制操作不會影響主屏幕畫面。

  簡單來說,雙屏電視將此前需要關閉電視節目再打開其他功能的使用場景簡化瞭,讓智能電視變得更加智能好用。

  然而,無論是哪個品類的雙屏產品,目前仍然存在一個共性問題——貴,比如華碩ROG Zephyrus Duo 15英國的上市價格為2999.99英鎊(約合人民幣25472.6元)起,而海信8K Pro雙屏電視85U9E國內售價更是高達79999元,這令其隻能成為小眾產品,而無法成為主流大眾產品。

華碩ROG Zephyrus Duo 15

  因此,雙屏產品向前發展的最大絆腳石則在於其昂貴的價格,倘若未來海信發佈一款人人都買得起的雙屏電視,那麼雙屏電視在未來一定會成為主流,這便是我在文章開頭所述的“雙屏產品巨大的價格上浮能否換來‘對等’的體驗升級”。

  此外,應用生態的建立和應用場景的開發也是阻礙的雙屏產品向前發展的重要因素,而相比雙屏手機,雙屏筆記本和電視在這兩方面的建設顯然會更容易一些。

欲要知曉更多《曾經充滿噱頭的“雙屏”設計因何走向窮途》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體育資訊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體育新聞。

本文來源:科技 責任編輯:佚名